野餐会




 
颦儿一早就起来了,简单的洗刷,吃过早餐之后就坐了2路公交车去了西郊。

今天是她准备了好久了的。因为她终于答应了那群网友的要求,将自己做成美味大餐,奉献给大家。

为了准备这一天,她已经精心准备了好几天,每天洗上三四次澡,里里外外都洗的干干净净的,确保自己全身上下都是香香的,美美的。

「美人终于来了。」

当她赶到大家约定的地方的时候,已经是快十点钟了。

虽然让大家等了很久,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抱怨。

终于能够吃到传说中AAAA级的美肉,稍微的等待还是值得的。

到场的人总共有六个,之前都在网上见过了,其中还有一个是个大夫,今天想来就是让他来主刀了。

带头的那位是个烧烤店的少东家,店面就在颦儿她们学校附近。

烧烤店,肉畜学校,哦,吉祥如意的一家。他总是让人叫他二少爷。

二少爷已经把烤架驾了起来,给他打下手,好奇的摆弄着那些家伙的四眼是他的朋友,一个玩计算机的。两个人是死党。

另外还有一对,也是颦儿过去的邻居,大家从小都是一起玩大的,嗓门大一点的那个,脾气很急的,看见烤架还没有架好就要着急生火的是大力哥哥,那个比较古板一点,正在认真研究一本《实用野外烧烤三十六招》的叫阿国。

「我们选得这块地方还不错吧。」

二少见颦儿来了就丢下手上的活计去交给别人,自己朝她走了过去,「唔,真香,真想现在就吃了妳。」

颦儿脸微微一红:「讨厌,刚一见面就想着吃人家。」

「那我先去那儿吃了妳。」

说着他就一把抱起颦儿,左右看看,以兔子的速度跑到一堆灌木丛后面就开始扒拉她的连衣裙。

「轻一点……」

颦儿有些心疼的道。

「我想妳想很久了呢。」

二少不由分说的把她的裙子扯下,丢在灌木上,又伸手去解她的胸围。

对着那一对浑圆挺翘的乳球爱不释手,一对禄山之爪就在上面不住的揉捏着,不一会儿就撩拨的那一对樱桃硬硬的竖了起来。

「这一对好东西,我要好好吃一吃。」

「都给你吃,」

颦儿揽着他的肩膀,挺起胸:「这个地方真好,前面是塘,后面有山,你常来这儿吧。」

「嗯。」

二少胡乱的解开胸围,一口就含住了她那颗晶莹的红樱桃,那诱人的小东西,好像糖渍过了一样,甜甜的。

颦儿微微发出一声娇喘,却没有回避他的舔舐,反而更加把他的头往她胸前按去颦儿的一双手也没闲着,三下五除二的帮他掏出了藏在短裤里面的那根大肉棒,一双纤纤素手握着它来回的撸动着。

而他的那一只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伸到了她的两腿之间,手指胡乱的在那乌茸茸的乱草上摩挲着,旋即便分开那两片微合着的花瓣,探到桃源洞中去了。

那里面,已然微微有些湿润了。

「最近有发明什么好菜吗……」

颦儿忍着胸前甜美的快感,咬住了他的耳垂,轻轻地问道。

乎的一下,她被推倒在地上。

二少跨坐在她的身上,胯下的小钢炮已经蓄势待发,而颦儿下面没有穿贴身的东西,那茸茸的黑草地正在诱惑他的进入。

可是她却缓缓地合上了双腿。

他的一双手盘弄着她的胸乳,将那一对樱桃玩的涨大了翘立了一些。彷佛是在诱惑着他狠狠地一口咬下去。

「妳,」

二少促狭的笑了:「就是我新的实验品啊。」

颦儿不干了,扭动着身子:「居然拿姐姐做实验。」

「姐姐,我冤枉哎。」

二少俯下身子,轻轻地咬着她的乳头:「我很有把握的,一定把妳做的很好吃。」

「真?」

颦儿有些将信将疑。

「哈哈,这事情,等妳上了桌就知道。」

二少分开她的大腿,将那肉棒对准她的蜜穴,缓缓插了进去:「哇哇哦,好舒服!颦姐姐,我爱死妳了!」

「爱,你就多吃姐姐两口嘛。」

颦儿双腿自动的盘在他身子上,「唔,你的真的好大哦,」

肉棒开始高速的在颦儿柔软的花穴中抽插着,多汁的穴肉从四面八方温柔的包裹着那根已经轻车熟路的肉棒,不断的蠕动将它推倒她身子里更深的地方去。

二少的双手在她那坚铤而饱满的乳房上推揉着,初夏的阳光正好穿过那榆树的树荫,洒落到灌木丛下,颦儿赤裸的躺在地上,正享受着这美妙的性爱,神思却不知不觉的飞到了很久以前。

那时候,她才刚刚十二三岁,胸前还只是两颗小疙瘩,只是每天都坚持锻炼的好习惯,让她的身体已经开始微微的有一些青春的诱惑味道。

那天,老师把她叫到办公室去,只见那里还有些其它七八个女孩,年纪都和她差不多,大家笑嘻嘻的说笑着,忽然来了两三个穿白衣服的中年人,后面还跟着校长。

校长说,经过数据库的筛选,发现她们的肉质非常适用于食用,将把她们转到肉畜基地班去,作为专门的食材来培养。

不过,在此之前要先经过一些测试,请大家先把衣服脱下吧。

女孩子们乖巧的脱掉了身上的全部衣物,颦儿好奇的看看大家,有的人的胸部已经微微开始发育了,有的人下面也已经开始有些稀疏乃至于比较多的绒毛长出来了。只是她,似乎还比大家都晚一点。

「来,站好。」

一个白大褂站在她面前,蹲下来,分开她的双腿,一只手握住她的左腿,一只手把她的右腿往上抬,一直到高过了办公桌的桌面才松开让她的脚搭在办公桌的桌沿上。

小颦儿幼嫩的穴儿在他面前暴露无遗,他用带着橡胶手套的手轻轻地分开那紧紧合着的两片花瓣,用一个笔式手电筒轻轻地往里面照了照,嫩红的穴肉中,那片象征她还懵懵懂懂的薄膜还完好无损。

而后他又捏了捏她的腿,仔细的看了她的手和脚,甚至还看了看她的小屁股里面的那个洞洞——

总而言之,她身上的每个地方都被这个白大褂看了一遍,非常认真的看了一遍。

过了几天,她们就都被转学到了家肉畜学院,开始了肉畜预科的生活。

为了要保持肉的口感和美味,她们的饮食被严格控制,都是经过营养专家的进行配制。

此外还要专修体操和舞蹈,不仅可以增强她们的体质,更可以控制肉的肥瘦比例。

肉畜学院中,几乎上上下下都是女人,那么多正处于青春期的女孩子长期的住在一起,整个学院里都散发着浓郁的荷尔蒙气息。

虽然她们都是要被准备做成高档大酒店里面的美味佳肴,可是一点也不妨碍她们利用那仅存的一点时间去找找乐子。

而和学校保持着良好关系的某家烧烤店的少东家,就不知道享受了多少燕瘦环肥的各式美人,其艳遇足可以再一本书单聊。

更何况,虽然说是肉畜基地班,可是知道今天,颦儿仅有的那么几次被食用记录也还不过是在旺季来临的时候被装上大车,直接运到厨房后门,一个厨师过来卡嚓一下砍掉她的脑袋,把身子拖走,把脑袋丢到培养皿中让司机再原样带回去……真是可悲啊。

不过,过了这个暑假,她就可以正式拿到食用证书,堂而皇之的在大酒店的橱窗里坐着,供客人选择,看着自己的一身美肉变成一盘盘的美味佳肴,那才是她该有的生活。

只是今天,她要先把自己的肉奉献出来,让自己的好朋友们尝个新鲜的。

她越是这样想,身子就越兴奋,白嫩的皮肤变得绯红,双腿也缠的更加有力,二少骑在她身上,如打桩机一样进出抽插着,肆意的在她那完美的娇躯上驰骋着,纵横着,直到把满满的一袋白浆都射出,两人双双飞上天堂这才算了了事。

「哦,妳可真美。」

二少还赖在颦儿身上,吃着她的奶子:「不知道下次要吃妳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先把今天吃完吧。」

颦儿微微笑道。她轻轻地拍了拍他:「好啦,让别人等急了不好。」

「没事,」

二少狡猾的眨了眨眼睛:「我们商量好了,要每个人都先过来干妳一炮再把妳洗干净吃掉。」

「原来你们是这么打算的啊。」

颦儿笑了:「那快点让别人来吧,我等不及要被你们吃掉了。」

「哈哈,还是让我再多尝尝妳的好味道吧。」

说着他又在她身体里缓缓地动了起来。

「哦……」

颦儿欢喜的抱住他:「多用力一点,干的重一点。」

美人发令,自然乐于遵从。

二少压在她身上,将全副的力气都用在那一根活塞上,引出蜜穴里数不清的蜜汁,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

颦儿只觉得那根棒棒,在自己的下体里进进出出,将她弄得很快活,情不自禁的便大声呼喊了起来,一对玲珑的玉足朝天空胡乱蹬着,忽然就被两只大手一左一右的给捏住了。

原来是大力和阿国两个,他们兄弟俩正揉捏着她那完美无瑕的脚,不住的称赞:「这脚丫子,又软又光滑,真好!」

「到时候一定要啃得干干净净的!」

听到两兄弟的夸赞,颦儿心里面美滋滋的。

二少恋恋不舍的在她身子里又抽插了几下,便拔了出来:「好了,现在轮到你们俩个了。」

大力和阿国相视一眼,便一同解开裤带,掏出那早就涨大到不行的一对大肉棒。

颦儿柔顺的坐起来,直起身子,玉手捉住那两根大肉棒,左看看右看看,就是不知道该先从那一只开始好。

两兄弟一同将大肉棒送到樱唇前,颦儿挨个在两个紫亮的大龟头上亲了一下,又将大力的那一根先含进了嘴里。

香嫩的舌尖绕着龟头来回的打转,手还在棒身上来回套弄着,将大力弄得舒服无比,连连倒吸冷气。邻家小妹

阿国见一时还轮不到她就转到颦儿身后去,拍了拍她圆滑的屁股:「这屁股也不错,肉多,也一定很好吃。」

说着,他就用力的分开她的屁股,用手在她下面掏了一把湿漉漉的花蜜抹在菊穴之上,随即便将肉棒抵住那淡褐色的小孔,缓缓地用力压了下去。

「唔……」

后庭的异物感让颦儿尤其感到兴奋,连舌尖都有些不听使唤了,大力怕她太过兴奋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命根子给咬掉,忙把肉棒从她口腔里抽出来,也坐在她面前将臻首压下,用她那一对柔软丰美的大乳房来犒劳自己的好兄弟。

阿国抱着颦儿的屁股抽送了两百多下之后,终于忍不住一泄而出。

颦儿被他这么烫了一下,忍不住又加紧了双臀,说不清是要把他那个东西给挤出去还是要让他多留一会儿。

大力见到阿国完事,早就急不可耐了,一下子就把颦儿拉到坐到他身前。

颦儿一手扶助他那挺翘的肉棒,一面张开双腿分开坐在他身上,缓缓地将那大东西送入到她温暖湿润的蜜穴中去了。

颦儿左扭右扭,将那肉棒全都含入到身子里之后,开始缓缓地在大力身上跃动了,胸前的一对成熟乳瓜更是上下波动,大力一手抓住一个,十指全开,仍然不能完全抓住,不由得赞叹道:「这一对好东西,待会儿一定要好好的烤了来吃。」

「吃前一定要秤一下,到底有多重。」

抓够了奶子,大力又在她身上其它地方四处抚摸着,好像在掂量着待会儿从哪一块开始下口比较好一样。

只是可惜,颦儿的下面那蜜穴里一团团的软肉实在是太过于美妙,在他那香菇头上如一张小嘴一样包着吮着,还没等他多玩一会儿,就忍不住先丢盔卸甲,老老实实的交了份子钱。

阿国和大力两个架着颦儿,来到外面,那四眼兄也忍不住要过来了,只是可惜大家肚子都已经饿了,没耐心再等下去,只好二少爷许诺回去了再给他找一个漂亮妹妹好好玩玩才平息了他的纷纷之情。

医生就要淡定很多了,大约是看惯了各式各样的美女,都有些免疫力了。

不过当他提出来他要先把颦儿带到水塘里面去洗的时候,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了。

颦儿跟着医生走到水塘里面去。

脚底下踩着的是晶莹的沙子,水很清澈,他们一起慢慢走到大约比腰稍微深一点的地方就停了下来。

「来,张开腿。」

大夫把手上拿着的大块海绵递给她:「自己左右擦干净,我来检查。」

说着他就从那个小铁桶里面拿出来一根尖嘴,套上一根橡胶软管,再连上一个小圆皮球,放在水中,不断的挤压着那个圆球,将其中的空气排出,让清水流进来。

颦儿等他做好准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钻入到水中去,双手抓住双脚脚踝,两只脚分开大约有半米宽,将身下的几个孔穴都全部打开了。

大夫娴熟的拍了拍她的圆臀,伸出手去摸着她那蜜穴,用手在上面用力的搓了两下,将上面还挂着的粘乎乎的那些东西给搓掉。然后才将那套着金属尖嘴的橡胶管子给缓缓塞进她的蜜穴中。

塞进去了一节之后,大夫开始挤压那个皮球,水流顺着软管飙射出来,冲刷着内壁的软肉。

这种感觉比男人射精时候的感觉还要强烈,而且充满了凉意,差点儿使得颦儿在水下就要失声呻吟出来。

幸好这个时候大夫把管子拔了出去,但是旋即又有一根硬硬的东西塞了进来,颦儿闭着眼睛看不见,只能感觉的到那好像是一根很粗的塑料管子,前头圆圆的,似乎是做成了龟头的形状,不过她能感受的到,那圆端上似乎开了一个大拇指粗细的口子。管子里面似乎是中空的。

已经顶到花心了,可是那个管子还在往里面抵,最终,触到了子宫颈上,颦儿感觉的到有些疼,可是这痛感迅速的就被植入到大脑皮层中的生物芯片转化成了快感,蜜穴反倒自己收缩了起来,将那根塑料管吸进了子宫内。

将塑料管吸进去之后,在外面还留着一节折角的,颦儿虽然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但是她的氧气已经快不够用了的。

而大夫还没有让她开头,所以她也就一直抓着脚踝,直到氧气全部用完,不得不张开嘴巴,水流一下子全都涌进她的嗓子里,鼻子里,火辣辣的。

大夫看见她身子开始晃动,连忙夹住她,掰开她的双臀,将那金属尖嘴一下子就插入到她的后庭中,然后继续灌水,将她的后面也都冲洗的干干净净,方才将还剩下半条命的颦儿拎出水面。

颦儿刚刚来得及呼吸两口新鲜空气,还没有看清楚阳光在水珠上的散射,就有被一下子揪住头发,按进了水里,吃了不少清水,呛得肺里面难受死了。

虽然痛?a href=https://kkk843.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诘谝皇奔渚捅蛔瞥闪?a href=https://kkk843.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快感,可是那种不是自然应有的别扭,却是无法消除的。

如此反复好几下,她的肺和胃里都装了不少水。大夫才把她抱着拎到岸上来。

二少爷和眼镜兄已经架好了烧烤架,生起了火,大家都望着颦儿白皙诱人的胴体,情不自禁的留下了口水。

「咳咳咳……」

颦儿咳出了一些清水:「你们想怎么吃我啊?难道是把我整个全烤了?」

「嗯,那样子太浪费了。」

二少拿着几瓶调料正在搭配,火上正炖着一锅汤,正咕嘟咕嘟的冒着泡。

「我新近发明了一个吃法,叫美人三吃。」

二少将两把刀子递给大夫:「今天就来向大家展示一下哈。」

说着,大力和阿国两个人把颦儿带到一个烧烤支架前,让她踩在一方木板上做垫子。

大力这个咸猪手,这个时候还不停的在她腰肢上乱摸着,弄得她痒痒的,下面似乎又流出水来了。

大力让她把手放在一个烧烤铁板上,然后阿国就开始往她手掌上刷酱:「我喜欢辣一点的!有人要吃辣味的吗?」

「重口一点才好!」

大夫也走了过来,到她身后把一根软管接在她身下那个让她很不舒服的塑料管上。

她扭头看过去,那根软管后面还接了个漏斗,看来是待会儿要往她的子宫里面灌汤。

「来,趴好了。」

二少也拿着配好的调酱过来,「哎,你们搞错了,不是让你们烤她的手,是烤她的奶子。」

要活烤我的乳房吗?

颦儿望着自己的那一对还不知道要遭遇何种磨难的乳房,上头的鲜红色樱桃正挂着一滴水珠,在阳光下散发出晶莹的色彩,让她自己都看的出神了。人体艺术色尼玛图

这一对小宝贝,今天可要遭难了。她心里面不禁这样想到。

「可是……活烤美人掌,我想吃很久了啊。」

阿国挥舞着辣椒酱:「颦儿的手这么好看,做烧烤也一定好吃。」

「不会吃。」

二少把他从大厨的位置上推开:「现在我是大厨,你们就在一边看着,然后吃就好了,烤掌也做不就了得吗,猴急!」

听到这话,阿国欢天喜地的站到一边去,请二少大厨就位。

大力给把那一锅炖开了了高汤拎了过来放在一张折迭椅上。

「嚯嚯,好烫。」

大力搓动着双手:「美人,要忍着一点啊。」

颦儿虽然还是第一次被活做,心里不免有些害怕,她做了两下深呼吸,轻轻地点点头,方才示意大家可以开始了。

二少把底下的柴禾点着,加了助燃剂的干木材很好烧,火焰一下子就蹿了起来,由于阿国提出来要吃活烤美人掌,所以二少临时改变了计划,先让颦儿把双手放在那铁板上,自己则转身去找钢钳。

铁板还没有变得炙热,但是身后的大夫已经开始往那管子里面浇汤。

大力和阿国按住她的腰,好让那汤水都能进到子宫里面去。

滚烫的高汤从塑料管的开口涌入她娇嫩的子宫,一瞬间那强烈的痛感让她浑身一颤,旋即无边的快感从那身体的最深处涌了上来,她情不自禁的就开始呻吟。

「啊……烫,烫的我好爽啊……」

颤栗着,她忍不住加紧了双腿,好像身子里又喷出了一股高潮,照这个情形看下去,今天她不知道要经历多少个高潮呢。难怪学姐们都说,被活做全套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终极享受呢。

正好这时候,二少拿了钢钳回来,他用一个铁铲按住她的手指,另一只手则开始往下拔指甲。

那粉嫩秀气的小指甲被粗暴的拔出来,鲜血横流,滴在开始升温的铁板上,发出「嗤」的一声之后变成了一律白烟。

二少每拔一下,颦儿就被快感冲击一下,叫出来的声音也更加的娇媚多情。

而此时,后面的大夫已经开始用专用打气的便携泵往她的子宫里面灌汤。虽然有些慢,可是颦儿能看得见自己的肚子如怀孕的女人一样,开始慢慢的变大了。沉甸甸的,就好像怀里揣了两个大西瓜一样。

二少握着她的胳膊,不停的翻转着两只还鲜活的手掌,不时的还用铁铲锋利的边缘划破手掌上的血脉,将鲜血和卤汁混杂在一起,空气中飘着诱人的香味。

又过了几分钟,两只手掌都烤成了令人垂涎欲滴的完美香脆麻辣掌,色泽鲜艳气味诱人。

大力和阿国两兄弟早就看的肚肠咕咕直叫,二少按住颦儿的胳膊,挥动铁铲,只听「卡嚓」「卡嚓」两声,两个手掌应声与身体分离。

两人一见,连忙抄起身边的筷子和铁签就上来,一人抢到一个,上一边啃着去了。

大力心最急,也不等冷一点,就急吼吼的把那纤纤玉手往嘴里送,一下子「卡 嚓」一声,咬碎了一节中指「唔……好烫!」

阿国稍微有点耐心,吹了吹,又去给自己舀了一碗高汤坐到一边去,开始慢条斯理的品尝这只左手。

只见这秀气的小手,被齐腕处斩断,手心手背上浇了不少的卤汁,经过恰到火候的烧烤,玉手在原有的晶莹透白上又染上了卤汁的暗红色,但却并没有变得粗糙,轻轻地咬一口,依然可以感受得到里面分明的皮肤、肌肉和筋络,多汁味鲜,不仅有卤汁的咸味和辣味,还有玉手本身所带有的水分,真是味道美极了。

一边吃着,一边陶醉着,阿国不知不觉的将整个玉手都吞下肚去了,再喝了两口汤,方才回到烧烤现场。

双手被斩去之后的颦儿脸色有些发白,二少让她跪在木板上,身子向前弓去。

大力与眼镜兄合力将那烧烤铁架挪开,好让颦儿的双乳正对着那熊熊燃烧的火焰。

眼镜兄托着她的脑袋让她不要垂下去,免得把那一对饱满的奶子给烤坏了,阿国正拿着一个小电锯准备卸下她的双臂。

电锯开动,马达轰鸣,一对玉臂很快也离开了主人的身子,二少让眼镜兄微微的把她身子抬高一点,大约是纯洁的四十五度角向上,他好蹲下来给她的那一对奶子上用刷子抹酱。

这是一项无趣的工作,不过大力和阿国都要抢着来做,二少爷正好乐得做个好人,便把刷子给了他们俩,自己上一边去准备做菜了。

胳膊上的肉不多,但也不少。用来炖汤是最合适不过了,二少爷挥动砍刀将美人的玉臂剁成了七八块,又将上臂上的肉给剔下来切块拿签子串了准备做烤串吃。

这时候两兄弟发现美人的乳房上已经开始自己分泌油脂了,这是里面的脂肪在被高温烤过之后融化的表现。幸好这时候二少爷赶来了,不然一道好菜就让这两兄弟做成了马路边的普通烧烤。

二少将美人抱起来放在木板上,那一对鼓胀胀的乳球,现在正哧哧发响,还不停的往外渗透着乳油。

颦儿已经没有力气发出更多的呻吟了,但是还能从她那持续的哼哼中感受到她现在所处的高潮。

大夫拿来一把餐刀,将那乳房割开,里面白花花的乳肉正香气四溢,大力和阿国两个人正要食指大动,却被二少推了一把,「你们去把那个烤架拿过来,还要用呢。」

两人忙不迭的跑去把烤架给搬了过来,正好柴禾也都烧的七七八八了,还剩下地下一些木炭。

眼镜兄和二少两个人把烤架的高度降低到大家坐着也能做烧烤的地步,才回头围着还不时发出高潮时呻吟的颦儿来分食她的乳肉。

那两个挺拔的奶子虽然看着挺大,可是五个大男人围着美人那也就是一人只尝了一点就没有了,大力还在不住的抱怨阿国太能抢。把两个乳头都给抢走了。

二少摸出短刀,开始割下美人上身的皮肤,对于出身烧烤店的二少爷来说,这样的事情就好像给女孩子脱衣服一样简单,不一会儿,颦儿肋骨以上的皮肤全都被他拔掉,露出里面还鲜红的肌肉和筋腱来。

眼镜兄舀了一大勺滚油,往她胸上一浇,就停下一阵「嘶啦」的声音之后,颦儿用尽全身力气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娇吟,双腿猛然抬起,大大的张开,大力这时候也才看见,颦儿下身的阴毛不仅全都被拔掉了而且那两片阴唇也被用细密的鱼肠线缝合了起来,相比这是那大夫的好手艺。

眼镜兄不停的往她胸前的肉上浇着滚油,将那鲜红的肉都炸得金黄色了,才停下。

这时候二少抄起铁铲和短刀,把一块块火红的木炭丢到颦儿的胸上,然后用刀和铲子将那肋骨上的肉片成肉片,裹着木炭,来回翻滚着,一直到烤熟为止。

肋条很快被大家分食一空,可是大家仍旧感到尚未满足,便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向了她的那一对修长的玉腿。

大腿上的肉多,大力要从大腿开始吃起,小脚丫上骨头多,味道好,阿国要从脚丫子开始吃,弄得二少左右为难,这时候还是眼镜兄凑到美人跟前,听她断断续续的说话:「先,先从我的脚开始吃吧。」

既然是吃人家的,自然要听人家的话了,于是二少决定先从那一对秀美的玉足开始下手。

手足都是经常活动的,活肉多,自然是异常鲜美。所以为了保持原味,二少决定将这儿做了切片蘸酱吃。

眼镜兄和大夫两个人一人帮忙按住颦儿一只脚,虽然她都已经快要昏迷了,可是随着二少的刀子在她脚上开始切割,快感又让她忍不住浑身颤抖了起来。

二少用刀削掉了足底有茧子那一层,顺着肌肤的纹理将脚心的嫩肉连着脚趾骨一起拆了下来。

大力这回抢着了第一块,虽然还是鲜血淋漓的,可是沾上调味酱之后那味道才叫完美。

可惜颦儿的小脚虽然柔嫩,但却也只够五个人,没人吃上两个。

大力吃得快,两个都吃完了见她脚背上还有些肉便也顾不得许多,直接抱起来一只脚,把整碟子的调味酱都倒在上面坑了起来。

他天生一副吃排骨的好牙,将那脚上的脆骨咬的卡嚓卡嚓作响。

颦儿雾眼朦胧的朝那边望过去,想看看是谁在抱着自己的脚啃,却被那高高隆起的肚子挡住了视线。

「汤该好了吧?」

眼镜兄有些惦记着喝汤,二少抬腕看了一下手表:「嗯,再等一会儿,我来做肉肠给你们吃。」

说着他拿起一把明晃晃的剔肉刀在颦儿的双腿上划拉了几下,然后用力一扯。就见那洁白细腻的皮肤便和里面红色的肉分了家。

「差不多吃饱了。」

阿国打着饱嗝:「还要做什么呢,喝汤吧。」

「这个要费时间,留着晚上吃。」

二少又如法炮制将另一条大腿上的皮也给扒了下来,然后用尖刀从上剔下一条条的肉,交给大夫,大夫把这些肉拿铁丝串了挂在树上让风吹着。

不多一会儿,颦儿的两条腿上的肉都被割了下来。二少索性将她的两条腿也都斩断了,只留下一个躯干和一个依旧美丽只是有些苍白的美丽脸蛋。

「现在可以喝汤了吗?」

大力和阿国都等的不耐烦了,二少摸摸颦儿的肚子,敲了敲,笑着问她:「几个月了?」

颦儿勉强一笑,痛感转化来的快感几乎耗尽了她的体力,还有流血,让她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哼哼了,但是思维却还一如往常的敏捷,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大夫拿来他的工具,一把长柄手术刀,沿着阴阜往上切,又在肚脐眼那儿横着切了一刀,将她的下腹打开,将手伸到里面去,缓缓地,慎重的,掏出那个足足有三四斤重登子宫。

众人都看的分明,那少女从未怀孕过的子宫,突然间被装进去了那么多的东西,被膨胀的几乎透明了,两侧还挂着卵巢与输卵管,底下连着一节微微露头的肉管,不用说那就是颦儿那令人销魂的蜜穴的真实面目了。

二少过来帮忙剪断那些附件,并把膀胱连着尿道随手伸到身后的树丛里面去,再把颦儿的整个阴道连着那外面的皮肤一起都用刀割了下来。

「喝汤咯。」

大力和阿国欢天喜地的跑去拿汤碗。五个男人一起走到一边去喝汤了。

刚才那剁下来的两节玉臂上的肉也正好拿来埋在炭灰里面做烤肉。

大夫小心翼翼的把那个装满了美味高汤的子宫和其它七七八八的东西都一起放进倒空了的锅里,然后四五双筷子一起下去,霎时间就看那盛满了汤水的子宫如气球一样破掉了,肉和汤全都混在了一起。

「来来来,分了吃了。」

大力和阿国两个一人夹住一个卵巢,二少也手脚不慢,赶紧夹住了那一节肉管,好在这高汤温度够高,在她体内闷了也好长时间,将肉都烫熟了,虽然不到筷子一夹就断的地步,但是拉拉扯扯的也把这些肉都给分食了。

「这汤真美味啊……」

大力摸着肚子心满意足的道,「是啊,」

阿国打了一个嗝又接着一个:「味道真鲜,」

「吃完了出去走走吧,散散步。」

眼镜兄的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大家决定绕着这个湖畔转一圈,全当是散步了。

颦儿躺在地上看着这些不负责任的男人们离开了,心里面是欲哭无泪啊,把她吃的七零八落了,却都拍拍屁股自顾自的玩乐去了,这算是什么朋友。

正当她在这里自怨自艾的时候,忽然那灌木丛中传来一阵沙沙的响声,下了她一跳。

颦儿连忙转头看去,原来从那里面出来的是一只黑毛的赖皮流浪狗。

平时看见这样的东西,她都要吓得的跑到人后头去的,可是今天手脚都没了,连腹腔都被人打开了,她是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了。

再仔细一看,那狗的嘴巴里面还叼着一件东西,正是刚才二少随手扔掉的膀胱。

颦儿羞得闭上了眼睛,不忍看见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尤其是那么叫人害羞的一部分就这样被一条流浪狗吃掉。

可是现在的她,已经不过只是一具食材,在这只依靠吃公园里游人们残余的食物为生的流浪狗看来,今天的午餐只不过是更加丰盛一些而已。

它跑到颦儿身前,嗅了嗅,沿着她的脖子闻下去,很明显,她胸前的那些被饕餮狂徒们吃过的烤肉吸引了它的注意力。

那些浪费大师们,并没有将每一块肉丝都给吃掉,在她的肋骨上还残余了不少半生不熟的肌肉。

特别是靠近身侧的那部分,几乎就没有动过。毕竟是不要出钱的啊,要是到了店里面论斤算的,看他们还敢不敢这么浪费。

可是现在颦儿的这一身好肉都要浪费了,那黑狗对准一块肉多的地方大肆的咬了起来,犬牙还和骨头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颦儿偷偷的睁开眼睛,看着它大口大口的扯下自己身上的肉,然后警觉的看看四周,才把肉吞咽下去。

黑狗在吃的时候滴下来不少黏糊糊的口水,还随着它的摇摆四处飞溅,颦儿心里不禁浮起了一丝报复的快意:哼,叫你们跑得快!把我丢下来了吧。

黑狗把肋骨上残余的肉一扫而空之后,颦儿几乎都能看见自己的心肺了。那颗精致而顽强的心脏依旧在工作,为她的大脑供应着养分。

这时候,黑狗把目标对准了她微微塌陷下去的腹部,她心里面不禁默念道:「吃吧吃吧,好狗狗,姐姐的那儿有脂肪,都帮姐姐吃掉吧。」

几口咬开了肚子之后,黑狗将目标对准了里面的内脏,什么肝啊肠啊的,都拖出来吃了个干净。

等到那五个人男孩回来之后,发现颦儿已经成了一个被掏空的壳子,除了背上的肉,几乎什么都不剩下了。

二少痛悔的差点儿要哭了。原来他打算给大家做一点风味烤肠呢,现在好被野狗吃的七七八八了,剩下来的,也不能吃了。这场野餐会也只好到此结束。

大夫拿手术刀把颦儿的头割下来之后放到二少带来的便携培养盒中,由他带回给颦儿的父母。剩下来的肉,大家给剁碎之后一人留了一份,其余的都给了颦儿。

当然,让其它四个人失算的是,颦儿的父母为了招待二少,不仅用他带回的颦儿的肉做了几个家常小菜,还叫来了颦儿今年才十五岁的妹妹蝶儿。告诉二少,她也进入了肉畜学院,将来要和姐姐一样呢。

看来下次的野餐会又可以尝到不一样的美肉了呢。

二少开心的笑了。